紅木傢俱

關於部落格
紅木傢俱
  • 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成都至北京元旦起開行高鐵動車 全程15小時



恐龍腳印
  自貢富順縣龍貫山一山坡處2009年驚現19個大腳印,最初以為是犀牛的腳印。專家學者研究發現,這些腳印極有可能是距今兩億年前一種特殊的兩足行走或偶爾兩足行走的蜥腳形類恐龍所留下,這是我國發現的最早的蜥腳形類恐龍足跡,這一研究成果日前發表在國外學術刊物上
繼續閱讀

中國汽車行業需要新鮮血液


  ■ 一周談
  在3C領域呼風喚雨的樂視和小米也要造汽車了。作為依托互聯網發展,並給現有行業帶來強烈衝擊的兩家企業,他們做汽車不算稀奇,大家更多想知道的是他們將如何造汽車。目前,雖然尚不能確定他們是否真的要進入汽車領域,還是以汽車為噱頭進行資本運作,但來自其他領域的衝擊和不一樣的造車理念對國內汽車行業都將是有益的借鑒和啟迪。
  上月底,《新建純電動乘用車生產企業投資項目和生產準入管理的暫行規定(征求意見稿)》開始征求意見,這意味著非汽車製造企業進入純電動汽車製造領域成為可能。和傳統能源汽車製造相比,新能源汽車包括純電動汽車的製造,除汽車基本技術外,還需要新的思維方式來推動。目前的新能源汽車絕大多數是依托傳統汽車改進而來,無論是設計還是造型,發展思路都是套用傳統汽車的老路,已不能適應當下消費者的需求和科技的發展。目前炙手可熱的特斯拉之所以能夠取得不錯的成績,其異於傳統汽車製造的造車理念功不可沒。特斯拉的造車理念和傳統汽車企業截然不同,他們從高端入手,採用資源整合和高科技等手段,徹底顛覆了消費者對汽車的印象,再輔以精準的營銷形成了個性鮮明的品牌特色。
  科技發展和個性消費日趨強烈對汽車提出了越來越多的要求,這是所有車企面臨的同一個問題,現在還沒有完美的經驗和答案,只能自己去思考和摸索,成功也許就是那靈光一現後的衝動。譬如智能手機,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除硬件條件發展外,蘋果的化繁為簡的設計理念功不可沒,這就是創新的成果。汽車領域同樣如此,無論是新能源汽車還是傳統汽車,特別是處於落後的中國汽車行業,走此前各車企成功的道路沒有錯,但時代和市場已經不同,若想有更好的發展,光循規蹈矩遠遠不夠,還需要不一樣的產品、不一樣的營銷和不一樣的駕駛感受,這就需要依托創新思維。
  和IT、3C行業不同,汽車製造行業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歷史悠久在很多方面是好事,但也會無形中樹立眾多的條條框框;各方面處於落後的國內車企在發展過程中會受到這些條條框框的束縛,同時也缺少成熟車企跳出去的能力和魄力。這就需要借助外力來實現跳躍或打破這些條條框框——思維異常活躍的IT企業最為合適。也許,下一個特斯拉就誕生在中國。
  □何立軍  (原標題:中國汽車行業需要新鮮血液)
繼續閱讀

烏魯木齊市水區工商局註冊科積極傳唱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歌曲


  亞心網訊(記者黃萍)烏魯木齊市水區工商局為進一步傳播工商文化,鼓舞士氣,振奮精神,推動水區工商局精神文明建設,水區工商局註冊科積極組織幹部學唱傳唱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歌曲,通過歌曲的傳唱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水區工商局註冊科組織窗口幹部幹部召開晨會學習期間,在科長的帶領下,學唱烏魯木齊晚報選登的兩首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歌曲,一首為《中國人的宣言》,一首為《紅綠燈》。把在學唱、傳唱和高唱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歌曲過程中激發出來的精神動力轉化為市場監管、行政執法的具體行動,轉化為執政為民、服務發展的具體行動,轉化為敬業奉獻、追求卓越的具體行動,努力形成奮發向上的精神力量和團結和睦的精神紐帶,為轄區經濟又好又快發展作出自己應有的貢獻。  (原標題:烏魯木齊市水區工商局註冊科積極傳唱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歌曲)
繼續閱讀

新化是湖南開放之先


  本報記者 段雲行通訊員 楊慧誠
  新化在原湖南72州縣中,宋代以來,整體上處於邊緣狀態。但從19世紀後半期開始,以“湘學復興導師”鄧顯鶴的出現為標誌,新化人在三湘大地上狂飆突進,以璀璨的個性、豪邁的血性、心憂天下的家國情懷,帶來了新化的全面振興。至清末時,成為聲名遠播的湖湘名邑。
   毛板船搖出的新化血性
  “頭頂太陽,眼眸邵陽,腳踏益陽,身在漢陽。尾擺長江掀巨浪,手搖槳樁游四方。”這首扣人心弦的豪邁歌謠,曾在資水和長江的千里江面上迴蕩兩百多年。歌者的家鄉在哪裡?打開地圖,按歌索驥,這塊土地正是新化。這首歌,就是一直唱到上世紀60年代的新化毛板船歌。
  1799年(嘉慶四年),新化洋溪船民楊海龍生意蝕本後,孤註一擲,租了兩條木船運貨至漢口,卸貨後,面對逆水而上的漫漫歸程,楊海龍發愁了。急中生智,他做出了個大膽的決定:把船拆了當木材賣掉,回家後再賠償新船。
  由於漢口木材金貴,楊海龍賣掉舊船輕裝回家,給船主重造兩條新船後還有剩餘。絕境中的一扇大門從此開啟,楊海龍乾脆再走極端,設計了一種世界航運史絕無僅有的毛板船:用鐵釘將近似原木的木板釘成扁平肚大的一次性船舶,一次裝煤60到120噸,資江漲水時順流而下直達漢口,先賣船木再賣煤炭,船員輕裝陸路返回。
  資水有驚心動魄的72險灘,毛板船作為一次性船舶,載重量大而輕脆易碎,人稱“蛋殼子”,千里長路,一旦觸礁,瞬間瓦解,船員歸為魚腹。如果順利到達,則獲厚利,回家可以造屋買田。
  這是一種以命相搏的利潤。為了生存,梅山子孫把生命的得失看到十分坦然,他們在浪急風高中豪邁高歌:“船打灘心人不悔,艄公葬水不怨天。舍下血肉喂魚肚,拆落骨頭再撐船”!
  把“第一縣城”建在武漢
  從1799年楊海龍造毛板船到1962年資水柘溪大壩蓄水斷航,160多年間,毛板船成為新化人闖盪江湖的主要載體。水運的繁榮,封閉的古梅山與“九省通衢”千里一線,武漢成了新化嚮往的大世界。毛板船興起後,木材、南竹、煤炭、瓷器、紙張、山貨等新化特產有了廣闊市場,帶來了新化商品經濟的全面繁榮。
  “駕船要駕毛板船,騎風破浪走江天。一聲號子山河動,八把神橈捲神鞭。”駕著毛板船闖漢口,成為近代新化“對外開放”的主旋律。新化從1072年建縣到1949年以前,一直是舊寶慶府五縣之一。闖漢口的人越來越多,以新化船工為主,在漢口形成了寶慶幫。
  嘉慶初年,以“寶慶幫”為大旗的新化船工占據了龜山頭斜對面長江漢水交匯處的回水灣碼頭。後來,徽幫趁寶慶幫返船之機強占。一百多年間,為了爭奪碼頭,雙方文武攻防不斷。1856年(咸豐六年),湘軍將領、寶慶人劉長佑將曾國荃請到寶慶碼頭巡視以壯聲威。1889年,徽幫依仗李鴻章勢大,企圖買通漢陽知府判決碼頭歸屬,寶慶幫據理力爭,漢陽知府兩邊不敢得罪,想出了一個極為荒謬的辦法,他找到一雙練武用的鐵靴,聲稱哪幫有人穿上燒紅鐵靴走三步,碼頭即歸該幫。徽幫面面相覷時,一個新化理髮匠挺身而出,穿上鐵靴走了五步。從此,碼頭歸屬一錘定音。
  有了固定碼頭,新化毛板船隊的規模越來越大,資水上游的邵陽、武岡一帶也有船民加入“放毛板”隊伍。新化境內200餘里資江河道,就有20多個港口,180多個碼頭。老新化地域現冷水江沙塘灣的湘記煤莊,一批毛板船便達20只,按每隻120噸記,一個船隊就可運輸煤炭2400噸。由毛板船隊運來的煤炭、木材和礦石,為19世紀後期湖廣總督張之洞在武漢進行的洋務運動、為漢陽鐵廠和漢陽兵工廠的建立,作出了重要的貢獻。
  1937年,經寶慶碼頭運到武漢的大宗物資,按成交金額計算,分別為煤炭120萬銀元、木材80萬銀元、紙張60萬銀元、茶葉25萬銀元。抗戰前,寶慶碼頭居民達四五萬人,以新化人為多,當時新化縣城只有3萬人,寶慶碼頭不論是地盤,還是人口都超過新化縣城,人稱寶慶碼頭為“新化第一縣城”。
  百年之前的工業翹楚
  通過資水與洋務運動名區武漢的聯繫,新化掀起了近代“工業化”大潮,在湖南率先進入了開放前列。
  毛板船的勃興,使新化的造船業、打鐵業、採煤業及相關服務業迅速繁榮,全縣最多時有毛板船廠30多家,小小游家灣便有鐵匠鋪160多家,夥鋪200多家。
  “村村造毛板,家家闖漢口”,當時70多萬人口的新化縣,約十分之一的人口在資江水道和武漢討生活。與當時“改革開放前沿”武漢之間絡繹不絕的船隊和商賈往來,帶來了八方信息和四海風雷,為封閉千年的梅山大地打開了面向世界的大門。
  1897年,省會以外最早建立的現代學校“新化實學堂”成立, “實開湖南七十二州縣新學之先聲”, 與長沙時務學堂“並時為兩”。新化年輕學子受到新學熏陶,認識到滿清王朝的腐敗,紛紛研求救國之道。上世紀初,新化籍赴日留學生達170多人,為湖南各縣之冠。他們中間,有著名的民主革命先驅陳天華、黃埔軍校代校長方鼎英,我國新文化運動的重要代表、革命家、教育家成仿吾。
  1898年,湖南巡撫陳寶箴上奏朝廷,以新化人鄒代鈞為提調,成立湖南礦務總局,開始了新化境內銻礦的大規模開采。
  新化出產的銻品,因其與其他金屬截然相反的“熱縮冷脹”特性,成為漢陽兵工廠槍炮製造的決定性材料。新化的煤炭、鐵礦和銻品源源不斷銷往武漢,新化與武漢,千里相牽,血濃於水。1937年,漢陽兵工廠撤退湘西時,負責設備轉運的還是新化船民。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新化銻品成為炙手可熱的戰略物資,其產量占世界市場的八成以上,全盛時期的1914年,“新化錫礦山礦區”商工人數達16萬多人,《大公報》稱其繁榮比省會長沙“有過之而無不及”,雄居近代湖南工業翹楚,新化也由此成為當時湖南數一數二的工業縣!
  100年風雲過去,今天,儘管由於區劃調整,新化工業榮光不再,但是,歷史並不如煙。
  (作家李新吾先生對此文亦有貢獻)
  ·改革發展新亮點·  (原標題:新化是湖南開放之先)
繼續閱讀

湘遼兩地研究專家分享雷鋒精神


  紅網長沙10月24日訊(滾動新聞記者徐海瑞 通訊員李彪)10月23日,雷鋒故鄉長沙迎來了遠道而來的“家鄉人”——撫順職業技術學院院長張建中。在張建中心中,撫順是雷鋒的第二故鄉,他自然也是雷鋒的“家鄉人”。
  張建中此行,是來擔當湖湘大學堂的演講嘉賓,與他一同登臺演講的,則是長沙職業技術學院院長張紅專。當天,來自湘遼兩地的雷鋒精神研究專家,共同為觀眾帶來主題為“鑄雷鋒品質,做職業達人”的演講。
  張建中說,撫順職業技術學院一直以“雷鋒精神”為依托,堅持“品誠業精”的育人理念,把雷鋒精神內化為學生品格的組成,使每一名學生都打上雷鋒精神的烙印。
  張紅專說,長沙職業技術學院在全國率先提出“培養雷鋒式職業人”的教育理念,構建了“雷鋒式職業人”職業品質內容體系和職業品質培養體系,編寫了特色校本教材《做雷鋒式職業人行動手冊》。  (原標題:湘遼兩地研究專家分享雷鋒精神)
繼續閱讀

臺灣免稅市場潛力大 平潭島旅游或淡季不再


  中新社福州10月13日電 (餘婷)由於季節和氣候原因,大陸距離臺灣本島最近的地方——福建平潭島海濱旅游夏季風靡兩岸,冬季卻少人問津。不過,此間旅游業界人士13日向中新社記者表示,平潭臺灣免稅市場潛力大,發揮其免稅購物優勢吸引游客,平潭旅游或淡季不再。
  平潭綜合實驗區地處海西突出位置,距臺灣新竹僅68海裡,是大陸距離臺灣最近的地方。近兩年,平潭對台旅游發展成效顯著,“海峽號”高速客滾輪開航平潭至臺中、臺北航線以來,運送兩岸旅客已突破30萬人次。
  但是,目前平潭旅游發展仍存在短板,諸如旅游市場規模不大、人氣不足,淡旺季比較明顯,旅游接待能力有限、旅游基礎設施建設有待加強,旅游人才短缺等問題。尤其是,平潭臺灣免稅市場今年6月開業後,游客知曉度不高,旅游線路尚未延伸。
  “平潭旅游資源豐富,發展潛力巨大。”福建省旅游局副局長鄭維榮表示,提高平潭臺灣免稅市場的知名度,發揮平潭臺灣免稅市場購物優勢吸引游客,是解除當下平潭旅游淡旺季循環“模式”的關鍵之處。
  平潭臺灣商品免稅市場與廈門大嶝小鎮併為大陸僅有的兩個對台小額商品交易市場。根據財政部批准,進入該市場的人員免稅(包括關稅、進口環節增值稅、消費稅)攜帶入境的臺灣原產商品,包括糧油食品、土產畜產、紡織服裝、工藝品、輕工藝品、醫葯品等六大類,總額為每人每日6000元人民幣。
  去平潭買台貨,正逐漸成為平潭的一張燙金名片。在今年國慶黃金周,平潭綜合實驗區旅游市場相當火爆,接待游客總數達15.19萬人次,與去年同比增八成。其中,臺灣免稅市場七天里就接待消費總人數21258人次,消費總額達240多萬元。
  建設“兩岸共同家園”,打造“一日生活圈”,是平潭對台的最大優勢。而平潭臺灣免稅市場開業以來,入庫商品貨值、銷售額、顧客量皆呈良好的增長態勢,展現巨大潛力。
  鄭維榮表示,福建省旅游局將指導平潭加強旅游營銷,加強平潭旅游基礎設施建設,加強平潭旅游產品體系建設,以全方位支持平潭旅游產業發展,推動平潭旅游開放開發。(完)  (原標題:臺灣免稅市場潛力大 平潭島旅游或淡季不再)
繼續閱讀

傳農行執行首套房新政 農行浙江分行稱暫未落地


  中新網杭州10月8日電(見習記者 王逸飛)8日下午,據相關媒體報道,農行已開始執行9.30日出台的房貸新政,消息迅速傳開併成為了各媒體財經版塊頭條。記者聯繫了農業銀行浙江分行相關人士,其向記者表示,目前農行浙江分行尚在等待總行具體細則,並未執行新政。
  國慶假期前一天,央行、銀監會發文放寬房貸標準。《關於進一步做好住房金融服務工作的通知》明確,擁有1套住房並已結清相應購房貸款的家庭,為改善居住條件再次申請貸款購買普通商品住房,銀行業金融機構執行首套房貸款政策。此外,銀行業金融機構可根據當地城鎮化發展規劃,向符合政策條件的非本地居民發放住房貸款。
  早新政出台前幾天,房貸標準放寬消息自坊間傳開時,四大行就相繼作出了謹慎回應,均未正面回應實質內容。而節後首日,《法制晚報》稱,農行從8日起按照新政實行首套房認定,下屬網點也已接到口頭通知,但利率暫未發生變化。
  對此,中新網記者向農業銀行浙江省分行方面進行了求證。該行相關負責人向告訴記者,農行浙江分行方面目前仍執行原有政策,並未實行新政。
  “我們跟個貸部確認過,外面消息是蠻多的,但我們還沒有接到總行通知,還在等待總行和人民銀行具體的細則,我們都是書面的正式的通知,口頭通知是沒有的。”該人士表示。(完)  (原標題:傳農行執行首套房新政 農行浙江分行稱暫未落地)
繼續閱讀

海南省通報6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典型問題


  國慶長假將至,為進一步嚴明紀律,海南省紀委、省整治庸懶散奢貪專項工作領導小組對近期查處的違反中央八項規定和省委、省政府二十條規定精神的6起典型問題發出通報,要求各級黨政機關抓作風建設要一以貫之、一鼓作氣、一抓到底。
  通報強調,各級黨委(黨組)對反“四風”問題要高度重視,結合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開展對照檢查和整改,加強對本單位黨員幹部的日常管理、教育和監督,抓早抓小,治病救人,切實擔負起管黨治黨之責。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要敢於擔當,對上級督辦、群眾舉報、媒體曝光的“四風”問題線索,及時查辦、限時辦結、迅速回應,接受社會和群眾監督。
  被通報的典型問題分別是:
  1.海南軟件職業技術學院原黨委書記王恩周(現已退休)、院長魏應彬、副書記兼紀委書記陳修煥、時任黨政辦主任周運詩(現任海南外國語職業學院副院長)沒有按照規定程序報批和違規通過旅行社渠道,擅自組織學院教職工持因私護照用公款出國旅游培訓。王恩周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魏應彬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行政記大過處分;陳修煥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行政記大過處分;周運詩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行政記大過處分。
  2.海口市教育研究培訓院副院長楊栩栩、辦公室主任宋濤、辦公室副主任溫海明在組織研討培訓工作中用公款旅游,楊栩栩、宋濤分別受到黨內警告處分,溫海明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3.海口市公安局刑警支隊五大隊副大隊長符靖接受案件關係人饋贈禮品,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禮品予以沒收。
  4.海南省交通規費徵稽局港口分局南港徵稽站4班工作人員李海川利用職務之便收受車主好處費,受到行政開除處分;南港徵稽站4班班長韋吉重負站班組管理責任,受到降低崗位等級處分並調離崗位;南港徵稽站站長劉躍平、副站長林書興負站領導管理責任,受到行政撤職處分並調離崗位;港口分局副局長張中洋負分局分管領導管理責任,受到行政記過處分;港口分局局長吳俊本負分局主要領導責任,受到行政警告處分。
  5.海南省儋州市商業總公司原總經理梁志仁(現已退休)公務接待沒有履行接待審批手續、超標準接待和用公款宴請私人朋友,被儋州市紀委立案調查。
  6.海南省國營東興農場勞動社保科副科長王偉光違規為其子操辦婚宴收受管理和服務對象禮金,受到黨內警告處分。(海南省紀委)  (原標題:海南省通報6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典型問題)
繼續閱讀

湖南鎮政府告縣政府 涉事漁場居民稱其作秀(圖)



漁場員工龍正南(右)向記者展示三仙湖漁場紅線圖
  本報記者 陳松齡 文/圖
  鎮政府起訴縣政府,一件全國少見的案件引發廣泛關註。近日,湖南省益陽市南縣三仙湖鎮政府起訴縣國土資源局、縣人民政府土地行政訴訟案,在該縣人民法院開庭。但作為第三人的三仙湖漁場村民卻認為這是鎮政府與縣政府自編自導的一場“戲”。
  其實,在益陽,以打官司的方式化解基層矛盾,已漸成趨勢。僅三仙湖鎮,鎮政府2012年就拖欠承包款一事起訴養殖承包戶劉海清;2013年,鎮政府作為某漁場的所有者,在漁場居民起訴漁場未履行土地發包義務而當了被告;此次鎮政府告縣政府更成為外界的法治觀察樣本。
  “官告官是法治進步,地方政府要特別重視運用法治的手段來解決好人民群眾最關註的權益保障問題。”益陽市委書記魏璇君對此評論。
  9月24日上午,記者從益陽市中院瞭解到,第三人三仙湖漁場已經向益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發稿前,三仙湖鎮政法委書記龍治國告訴《法制周報》記者,由南縣政府辦、縣財政局、民政局、水利局、畜牧水產局和三仙湖鎮政府組成的工作組已入駐三仙湖漁場,在聽取各方意見後,將拿出綜合解決方案。
  縣政府和國土局敗訴
  2014年4月8日,三仙湖鎮政府正式起訴南縣國土局,要求其對土地所有權證進行撤銷,三仙湖漁場為第三人;6月28日,南縣法院將南縣縣政府列為第二被告。
  8月12日上午8時30分,該案在南縣人民法院第二審判庭開庭。
  9月5日,南縣法院對此案作出一審判決:撤銷被告南縣縣政府和南縣國土資源局頒發給三仙湖漁場的《集體土地所有權證》,並判令被告在判決生效後重新作出具體行政行為。
  9月16日下午,記者來到南縣三仙湖鎮漁場場部所在地(原南縣三仙湖水產中心),記者發現在場長辦公室的一個牆角堆放著百餘個空礦泉水瓶,另一角落還有兩箱未開封的礦泉水。
  “縣政府和鎮政府的工作組在這裡開了很多次協調會,我們還沒來得及清掃。”漁場場長兼書記趙長髮說,“政府也在努力,但歷史遺留問題,不好解決。”
  漁場職工代表龍正南給記者出示了一張由該縣國土局劃定的漁場紅線圖,“整個漁場6380餘畝都是三仙湖漁場的,而且有南縣縣政府和國土局頒發的國土證。鎮政府打官司是作秀給我們看。”龍正南放下圖紙拿出國土證等資料,“他們起訴縣政府和國土局,法院判決撤銷了我們的國土證。”
  三仙湖漁場的歷史
  1958年,南縣三仙湖鎮(原叫三仙湖人民公社)以社員入社的形式開始建漁場,成立了湖管會,將原來的調蓄湖(俗稱大魚塘)進行圍湖造田,養魚種糧。
  “當時,漁場共有職工40人,不發放工資,作為回報,鎮政府拿出其中1000餘畝給漁場農民使用(俗稱小漁場),大漁場由三仙湖漁場管理經營,漁民除管理自己的漁場外還需要管理大漁場的魚。
  50多年來,三仙湖鎮和周邊村鎮陸續有人遷入並定居在三仙湖漁場。現在,這裡既有三代生活於此的第一批漁場員工,也有最近兩三年才落戶漁場的新人。
  隨著時間的變遷,渣場人員由原來的40人發展到現在500多人,平均每戶分8畝水面。漁場開發前每年要向國家上繳鮮魚每畝120斤,開發後改交農業稅每年18萬多元。
  漁民們靠小漁場就足夠過活,便不願承包大漁場。2000年,該鎮通過銀行貸款,成立了開發公司。5000餘畝大漁場由開發公司外包養殖,鎮政府管理並收取承包費。租包費每月80至120元/畝,租包期10至20年不等。
  “三仙湖漁場是‘四不像’,不像事業單位,不像集體企業,不像國有農場,也不像行政村”,龍治國說,漁場居民也弄不清自己是什麼身份。
  近年來,隨著漁場人口增加,土地面積和水面已嚴重不足,漁民生活困難成為現實。而同時,三仙湖鎮政府開發公司外包水面養殖雖然產生了一定的經濟效益,但承包過程中存在諸多不合理。
  國土證的來由
  “三仙湖鎮漁場所有權歸屬三仙湖村民集體。”龍正南告訴記者,經縣國土資源局初審,報縣人民政府審核,2005年3月25日,南縣國土局頒發給三仙湖漁場土地所有權證。
  “那時候漁場和開發公司都屬三仙湖鎮政府。後來,為了能讓開發公司及漁場的貸款和資質認證順利通過,鎮政府在土地所有權人上加了三仙湖鎮漁場。”上一任漁場場長何可仁告訴記者。
  何可仁表示:在辦土地所權證和2008年第二次土地普查時,他就反映過,漁場集體土地面積界定和村民身份認定,以及村民實際生活中的問題要解決。
  “2004年,我們根據省廳和市裡統一安排進行登記發證,是依據土地利用現狀進行農村土地普查,以1988年非農建設用地清查土地類權屬管理界定”。南縣國土局政策法規股股長戴玉泉告訴記者,當時國有和集體土地實行“雙軌制”,由於對鄉鎮、村和小組土地權屬界定複雜不明晰,加上當時的土地登記軟件不健全,辦證程序不合理,導致辦證過程中集體土地所有權和使用權有矛盾的問題。
  “發證後,我們就意識到頒發的證有問題,遂將大部分發錯的證收回,不知道為何單獨漏掉了三仙湖漁場。”戴玉泉稱。
  “辦證時,既沒有測量也沒有勘界,發證之後也沒有公示;檢查過後就全部封存了。”龍治國表示,後因三仙湖漁場要申請綠色產品認證才把這本證拿出來,由三仙湖漁場原場長何可仁保存。
  爭議的漁場
  “一切糾紛源於農業稅的取消。”龍治國稱。2006年國家取消農業稅後,小漁場的漁民不再向政府上交農業稅,大漁場的租戶認為自己也應該享受小漁場漁民的待遇,拒絕向鎮政府繳納租金。
  2012年,三仙湖鎮政府將養殖承包戶劉海清告上法院,要求其繳納租金。在法院審理中,劉海清從三仙湖漁場原場長處借來的三仙湖漁場的國土所有權證讓所有人大吃一驚。證書顯示:三仙湖漁場的6380畝土地屬於三仙湖漁場村民集體所有。
  鎮政府此時才知道有這麼一本證存在。鎮政府只得撤訴。
  “漁民們知道產權人是三仙湖漁場後,都不交租金了。”龍治國說,鎮政府只好要求國土部門收回漁場的國土證,以便繼續向租戶收取租金。
  2013年5月,三仙湖漁場以集體土地所有權證為依據,頻頻上訪,要求收回大小漁場經營管理權。
  沉重的壓力下,三仙湖鎮政府打算“丟卒保車”,將大小漁場交給三仙湖漁場。2013年8月7日,雙方達成《關於收回兩湖的實施方案》(下稱《實施方案》),擬撤銷開發公司,大小漁場由三仙湖漁場統一管理;同時規定,“凡現有養殖承包戶,根據市場行情,須在原承包單價基礎上依法適當提高承包價款。”
  《實施方案》簽訂後,三仙湖漁場準備向未繳納租金的養殖承包戶收取承包費,雙方激發矛盾。
  承包戶擔心,一旦產權屬於三仙湖漁場,將會損害他們的利益。因而堅決反對《實施方案》。近40戶養殖承包戶也開始上訪,要求撤銷三仙湖漁場持有的國土證,以保證自己的利益。
  迫於承包戶的壓力,三仙湖鎮政府不敢貿然執行《實施方案》。這一來,又激怒了三仙湖漁場村民。
  “一方要求保‘證’,一方要求撤‘證’,矛盾不可調和”。龍治國分析,對三仙湖漁場來說,收回漁場將享有巨大的收益,即便不收回,也不影響現在的生活;對養殖承包戶來說,一旦失去漁場,則是“生死存亡的問題”。
  鎮政府要求重新確權,漁場員工就上訪;鎮政府不申請確權,承包戶就上訪。鎮政府陷入進退兩難。
  確權碰到難題
  一審宣判後,三仙湖鎮政府和南縣國土局長舒一口氣,養殖承包戶也覺得找回了公道,但三仙湖漁場卻認為不公平。
  “我們要政府確認我們的身份,是行政村就要享受農民的待遇,是企業就要享受職工的待遇。”龍正南說,這麼多年來漁場所有漁民未完全享受到惠農政策等待遇,也沒有享受到職工待遇。
  三仙湖漁場居民曾有一段時間甚至無法登記戶籍。迄今為止,三仙湖漁場居民參加新農合醫保也只能分散摻入周邊行政村方纔得以解決。
  隨著養殖承包戶的長期定居,他們也逐漸面臨子女上學、醫保、補貼、基礎設施建設與社會管理等各方面的問題。
  為了討回公道,9月11日上午,三仙湖漁場召開職工代表大會,達成的一致意見是,按原來和鎮政府協商的《實施方案》收回兩湖土地所有權。
  當天下午,由南縣縣委辦牽頭組織的工作組召開第一次協調會,主要議題是如何建設三仙湖鎮漁場公共設施,並未涉及土地確權這一敏感問題。
  《土地管理法》第十一條規定:農民集體所有的土地,由縣級人民政府登記造冊,核發證書,確認所有權。
  按此規定,縣政府就可以確認農民集體的土地所有權。然而,三仙湖漁場並非行政村,漁場居民也不是農民,難以援此為據。
  2001年頒發的《關於依法保護國有農場土地合法權益意見的通知》(國辦發〔2001〕8號)規定,1962年實行勞動、土地、耕畜、農具“四固定”時將國有農場規劃設計範圍內的土地固定給農民集體所有且該農民集體使用至今的,應當確認該農民集體的土地所有權。
  “1962年的三仙湖漁場不是國有農場”。戴玉泉表示,三仙湖漁場現在並沒有當年“四固定”的相關證據。
  “在現有的條件下,漁場土地所有權無法確權”。戴玉泉說,至於下一步怎麼辦,“我們只能尋求國土廳甚至國土部的意見。”
(原標題:一本國土證引發的官司)
繼續閱讀

辰溪4名法官榮獲“榮譽天平獎章”


  紅網辰溪站8月27日訊(通訊員 劉倩黎 肖麗麗) 筆者8月27日從辰溪縣法院獲悉,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日前為縣法院鄧惠和、王桂新、蔣雲生、陳兆龍4名法齡屆滿三十年的法官頒發了“榮譽天平獎章”。
  該獎章是最高人民法院為鼓勵人民法院工作人員長期獻身人民司法事業,增強職業尊榮感和自豪感,積極為社會主義法治建設做出貢獻而設立的,是為了對長期堅守崗位、兢兢業業、數十年如一日為審判事業付出辛勤汗水的法官表達感謝和敬意。
  此次榮獲該殊榮的4名幹警,用幾十年的光陰表達了對司法事業的熱愛。該院號召全院廣大法官和其他工作人員向他們學習,鞏固樹立社會主義法治理念,努力學習實踐科學發展觀,更加熱愛審判事業,堅守職業道德,忠實履行職責,為法治辰溪建設作出新的貢獻。  (原標題:辰溪4名法官榮獲“榮譽天平獎章”)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